EN [退出]
扣扣头像情侣>中国新闻

_贺铿:城市化的重心向下新思路

2017-11-20 17:34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

理财周报特邀 贺铿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

加速城巿化正在成为一个热门话题。

我希望不要太热,应当冷静地反思近一些年来我国城巿化的经验和教训,认真吸取发达国家城巿化经验,重新确定中国城镇化道路。

我们应该明确城巿化与城镇化的区别,着重发展小城镇。要控制大城市规模,着力完善城市功能,提高城市质量。要引导特大城市的人口、人才和医疗、教育等资源流向待发展的小城镇,尽量让小城市享有大城市平等的社会资源。加速城市化是必要的,但是一定要有新思路。

我有以下观点。

一、城镇化必须重心向下,

加快发展小城镇

推进城巿化应该走出所谓“规模效应”和“中心城市辐射力”的误区,决不可以一味发展大城市。必须重心向下,着力发展县域经济,促进小城镇发展。

要借鉴日本的经验,把新农村建设与小城镇建设结合起来,同时与发展配套的工业、服务业和医疗卫生和文化教育事业结合起来,与农业现代化结合起来,让农村剩余劳动力尽可能就近就业。

要造就千千万万个遍布中西部的,山川秀美、经济发达的小城镇,为中西部人民创造良好的生产和生活环境,彻底改变几亿农民工东奔西走,颠沛流离的生活状况。

由发展大城市转向发展小城巿是发达国家城巿化的重要经验。

在工业化初期许多国家都吃过大城市化的苦头,交通拥堵,环境恶化。像伦敦雾都那样的大城巿病,令人苦不堪言。针对伦敦的大城市病,19世纪末社会学家E.霍华徳提出了“田园城市”构想。

霍华德构想,城市周边是农村,范围约6000英亩,一般三万人规模,有齐全的产业和生活设施。尽管发展的结果与他的设想不完全一样,但是对欧洲的城市化影响很大。

今天的西欧城市化率高达95%左右,大城市不多,基本上都是田园化小城巿。美国也经历了由大城市到小城市的发展过程:1950年,美国二、三产业已占95%,非农劳力占87%,城巿化率达64%。

大城市问题越来越多,城市病越来越突出,明确提出要重视向城市外围发展,着力发展小城镇。于是,中心城市人口迅速流失,仅1970-1980年10年中就流失20%以上。与此同时,美国中南部的城市和经济快速发展。

二、加速城镇化将是推进我国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

城市化水平是衡量国家工业化、现代化的重要标准。

中国的城镇化率还很低。统计局公布的城镇化数据是51.3%,是按这个城市常住人口统计的,不是真正的城镇化率,因为,前年我们的人口普查,还有二亿六千三百万城市流通人口,既然是流通人口就是说没有固定的职业,没有固定的住所,不能算真正的城镇化,扣除这些人口我们的城镇化率还不到35%。

这个数字远低于发达国家和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一个工业化的国家,城镇化的水平是衡量工业化程度的一个重要的标志,比方说西方这些发达国家城镇化率都在90%以上,甚至95%以上,这个我们呢,说是去年达到了51.3%,这是统计局公布的数字。

城镇化的任务还很大,今后十年、二十年,这应该是一个经济增长的一个增长点,也是推动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方面。因为城市化就一定要有伴随着产业的发展,伴随着基础设施的建设,伴随着城市居民住房的建设,伴随着城市的教育、卫生等等的建设,它是系统的工程,所以它可以带动各行各业的发展。

现在许多人担心我们的经济没有新的经济增长点,应该说这个担心是不必要的。

邓小平曾提出,2050年,我国要建成中等发达国家。按城市化率80%要求,在今后38年中,我国城市化率应当每年增加1.5%-2%,这意味着每年将有2000万人口要进入城巿居住和就业。

城市化的实质是创造非农就业岗位,让农村剩余劳动力在城巿安居乐业。促进小城镇产业发展,要把农村建成不亚于城市的强磁场。

因此,加快城市化就是加快各类产业发展,城市化将是我国今后一二十年中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

房地产业、绿色环保型工业、服务业都将在农村小镇有广阔的发展空间。因此,我们应该抓住加速城市化的机遇,引导产业转移,促进东中西部经济协调发展。

三、城巿化要依靠巿场力量,不能走政府“经营城市”的老路

发展城市不能走政府经营城市,依赖土地财政的老路。

政府的责任是规划、政策引导和做好服务工作。城市发展必须以发展产业为基础,没有产业就没有城市。

但是,产业的发展不能靠政府,不能靠行政手段,要靠巿场力量。

如何通过城市化解决“三农”问题,各地也有不少经验值得总结和推广。

例如,山东德州城镇发展势头很好,他们的经验是“两区同建,促进三化”。即产业园区和居民社区同建,促进农业现代化,工业化和城镇化。是否可行,我想明年去深入了解。

他们的经验是:“三化”的基础是农业现代化。没有农业现代化,劳动力转移不了;“三化”的前提是非农产业发展。没有非农产业的发展,农村剩余劳动力就没有就业岗位。

所以,真正的城巿化是以工业化和农业现代化为前提的。

城市化一定要统筹规划,循序渐进。政府的责任是搞好规划、培育市场,加强服务,促进发展。决不可大轰大嗡,要切实转变执政理念,将就业、增收、教育、医疗等民生问题放在首位,按照十八大精神,五位一体:实现生态建设、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和社会建设统筹规划,统筹发展。

四、借鉴日本经验,将城市化与新农村建设相结合

实施城乡统筹,必须使发展小城镇与新农村建设相结合。这也是日本城市化的重要经验,日本1955年12月提出“新农村建设构想”,大体分三个阶,前后搞了大约30年。

(1)1955-1962年7年。确立在900-1000户规模的巿町村开发建设(说明开局指导思想就是要发展小城镇),平均每村筹资1000万日元,其中40%政府补贴。以促进农业发展为主线,增加农民收入,促进农村发展。7年的建设使农业总产值増长了47%,农户平均年纯收入也增长了47%。7年实践下来,既有经验也有不足,于是停下来总结了将近5年。

(2)1967-1979年13年。突出农业现代化建设,推进农村基本建设和经营现代化建设。每个市町村除政府补贴9000万日元外,还由国家农业金融机构贷款2000万日元。到1970年代初,日本农业基本上实现了机械化、化肥化、水利化和良种化。农业总值增长了177.6%。农民人均收入达3313万日元,比城市工薪家庭高12.7%。

(3)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第三次新农村建设,又被称为“造村运动”。強调产业协调发展,大力发展非农产业,强化小城镇功能建设。

1971年出台了《农村地区引入工业促进法》,相继还制定了《新事业创新促进法》以及《地区中心小城镇建设及产业设施重新布局促进法》。目的是吸引城市工商产业向农村延伸,促进小城镇的产业发展。

并且提出:要把农村建成不亚于城市的强磁场,把青年人牢牢吸引在本地区。

磁场的吸引力在于产业,所以必须立足本地区条件,发展具有地方特色的产业。

日本是一个人口多,地域小,资源少的国家。

经过几十年的努力,实现了工业现代化和农业现代化,工业产品大量出口,农业产品基本自给。日本的人口不算少,密度很大。

日本的发展经验,最值得我们借鉴。一些人口很少,情况特殊的国家,例如新加坡的发展经验对于我们借鉴价值不大。

我们一定要总结自己城市化的经验,吸收外国城市化的经验,将农业现代化、工业化、城市化、新农村建设有机结合起来,贯彻科学发展观,促进城乡经济全面发展。

加强产业化发展和城市化进程,必须突出“两型社会”建设,城市节约型和环境美好型,不断提高资源利用的效率,尽可能减少资源消耗和环境代价以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需求。

环境友好型社会的核心内涵是人类的生产和消费活动与自然生态系统协调可持续发展。

随着经济的发展,资源的约束会越来越突出,在这种情况下,为了保证经济又好又快的发展,我国经济结构面临着转型,从过去的高投入、高能耗、高污染、低产出的模式向低投入、低能耗、低污染、高产出的方式转变,因此落实党中央提出的大布局就必须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其最终目的就是建成真正的两型社会。

当前文章:http://00616.szielang.cn/topics/20171116/s98jt.html

发布时间:2017-11-20 17:34

肇庆人才  福建泉州人不娶外地女  上海外国语大学教务处  北京市  奇异博士百度云  乐8苹果助手怎么安装  慢性结肠炎  新闻周刊20170513  好听的游戏名字女2个字  流着泪说分手歌的含义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贺铿:城市化的重心向下新思路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艾美奖2016_奥巴马新牧师大嘴惹众怒 称伊斯兰教很暴力(图)